動漫評論

輕小說番的戰鬥方式——《落第騎士英雄譚》

簡而言之,是部有趣的王道輕小說改編作品。

作品沒有為王道的題材提出任何嶄新的翻轉。但作品在王道之外塞了有關「騎士道」的主題,這點有充分的描寫。再加上很適切的演出與及帥氣的、難以被討厭的男主角,總結而言就是部如作品的「一刀修羅」一樣,是傾注於一點,以這點為中心突破的佳作。

王道輕小說/後宮輕小說類作品該有的設定,這部作品其實一應俱全:紳士/老好人的「最弱」男主角一輝、稍微有點蠢蠢的但很直白的女主角史黛菈,兩者的目標係於社會體系(即學校)攀爬和挑戰學校的頂點(即獲得出賽資格)。不管是劇情提及到抵抗黑鐵一家的強大且不顯著的勢力,與及穿插的陰謀,這類不知來由的惡意,亦屬於輕小說的典型設定。貫穿三卷十二話,作品亦離不開「讓男主角受到打擊、面對敵人、受到某種形式上的啟發、再起」之類的套路,與及男主角幾近必勝的結果——類似的作品數多少要有多少,幾乎已經是輕小說的定番,而作品沒有在這些經典設定裡有什麼嶄新的反轉、修改。

但沒有反轉,不代表作品沒趣——事實上,《落第》是部有完整主題和紮實內容的良作。全作十二話瀰漫著一種明顯可見的騎士精神(即英文Chivalry ,同時亦是本作標題),貫穿十二話三個不同的故事:無論是霸占道場,看似流氓相的藏人,又或者是布下陷阱的綾辻絢瀨,甚至乎到了最終卷戰鬥的學生會長東堂刀華、與及在背後操作故事的黑鐵家分支,作品給予這些角色的下場(與及一輝對這些角色流露出的態度)貼近(作品所描寫的)「騎士道」:讚揚努力家,推崇光明正大的手段和直面的戰鬥,並指出強者會享受和期待與其他強者之間的對戰。強者甚至乎被描寫成接近武癡一樣,只注重於強者戰鬥、強大、保護弱者,以致到為求對決就什麼也不顧。與此相反的是,作品貶斥花招、陷阱、不光彩的戰鬥,視這些為邪魔外道。

有趣的是,縱使作品其實從來都沒有明言大部分的價值觀,但這些意識形態充分體現於各個角色在戰敗或勝利的下落。不符合「騎士道」的角色要不就是認錯,要不就是被慘烈的打敗,在眾多人面前被打臉;符合騎士道的角色就算被打敗了,還會被劇本寫成是擁有騎士精神的武痴,而打敗不是終結。而最能展現騎士道的,其實就是一輝所謂「真正的強大」:在面對任何小把戲、花招、陷阱、體格的差異、魔力的差異、甚至乎明知是不利情況,仍能做到以上提及過的準則和要求,堂堂正正的戰勝出盡陰招的對手。考慮到一輝這種沒有魔力,只有後天鍛煉和自己修煉得來的能力,這種以邪道的設定轉回王道的戰鬥方式,已經是一種很有趣的處理。

而跳出戰鬥場內的情節,作品很善於為戰鬥賦予優勝劣敗之外的比喻——諸如說,無論是一輝面對桐原靜矢、黑鐵家族的阻擾、又或者是綾辻絢瀨面對一輝,各自亦從單純的競技格鬥,演變成如同面對生涯障礙或者是面對家族恩怨情仇。於是乎作者描寫騎士道的橋段,意識形態,又不僅僅是戰場上的戰鬥,更演化成一種人生觀:人必須正直不阿的直面困難,為了貫徹騎士道而生活。這套價值觀體現在一輝在第一卷擊退桐原靜矢(面對上個學年的困惑)、第三卷正直地先給史黛菈名分(與沒有上掉史黛菈——解掉了後宮番常見有關「男主角是性無能的問題」)、明知會被為難仍主動被軟禁、強調史黛菈的清白、以致到讓綾辻絢瀨認識騎士道和最後的,讓一輝面對長久以來無解的家族積怨——所謂「戰鬥」,似乎並不局限於真正拔刀的戰鬥,更體現於角色的動態和互動。

是故,縱使這套不是運動或者體育番,但這部作品卻明確地透露著體育作品/技藝作品常見的主題:「你所遵從的『道路』,不僅是一種戰鬥方式,更是人生的戰鬥方式」——這種寫法在《兵乓》、《昭和元祿落語心中》,或者更為久遠的《棋靈王》也出現過;當然,作品所冒的風險和寫的東西,顯然不如這些作品那麼廣:《昭和元祿》不僅寫技藝,還側寫斷代和文化變遷;《乒乓》不僅提出,還挑戰了這個意識形態。《落第騎士》壓住同一個主題,構思不如這些作品宏大,但做法同樣冒險——在於作品必須要在十二話裡開出足夠多的枝節,倘若不足夠,就必須以「騎士道」主題之外的東西,去刺激和挽留觀眾。

聊到這裡,或者就不得不講上面所謂「之外的東西」:大大得分的作畫和戰鬥場景。可以說,這部說明了,好的戰鬥場面不在於格鬥場景的長短、或者是如作畫控一樣關注精細的肢體運動和奇特的運鏡手法,而在於氣氛和整體效果:畫面不夠精彩就用嘴炮,倘若精彩就以作畫元素渲染。

儘管作品寫的是劍士之間的格劍,但作品其實極為有意識地迴避耗費作畫張數的肢體移動場面,而讓設定上的「一刀修羅」的確是一刀決勝負,以大量的人物Close Up、上色的差異(類似氣場一樣的存在)、幾個決勝負的慢鏡頭和定鏡,處理戰鬥場景。最能體現這一點的,其實就是最終話東堂刀華與一輝之間的戰鬥——其實就連兩者衝擊的鏡頭,或者是刀與刀碰撞的瞬間也沒有。觀眾所能看見的,就只有洋溢著氣場的一輝沖向對方的各種Close Up、慢鏡頭的起跑動作、與及紮起馬準備迎戰的東堂刀華。兩者一喊、一閃,鏡頭一落,會長就連同碎裂的刀片倒地——你既可以說這種是一閃流,是些動態不足的戰鬥,但上色、表情等等,外加設定,其實補助了——甚至乎合理化了這種一閃閃過的戰鬥方式。

其實,從劇本選擇的這種作畫和戰鬥方式,還有談不上低劣但也肯定談不上精美的作畫和人設水準,又或者是劇本難以掩飾的輕小說套路,種種元素都難免令人懷疑作品的成本不高,就連當時的觀眾(在吃過了《聖劍使的禁咒詠唱》、《魔法戰爭》之類的爛作以後),也可能不抱有什麼期待——套用黑鐵家族的對白,「觀眾其實不討厭輕小說改編的後宮作品,只是不對這類作品有任何希望和期待」,而《落第》亦無突破固有的框架,充其量就只是用舊有的元素重新組合成新的組合。

但看著這樣的作品,其實很難不覺得很高興,大概是因為《落第》將輕小說改編作一般會擁有的缺口補正,除了是還作品應有的主題、合理的人物交流,最特別的是,作品願意為諸多為濫觴的設定加添說明,填補(不是全部但仍算是)許多慣常出現的缺口——所以男主角不再是「自動」變成「最弱」,後續也脫離這個身份。環繞世界的陰謀也不再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歹角、男主角更是個專一且會一刀兩斷的好男生、女角色也不再是一群看見男主角就想貼大床的物品。事實上,作品寫給男主角的台詞可謂帥氣到了一個點,以致到男主角不僅是個武癡、騎士,還是個無可置疑地帥氣,滿身都閃閃發亮的燃系角色。作為觀眾,也就只能祝一輝新婚快樂,還有二期及早播放,然後讓大家看看一輝在床上的一刀修羅吧——據說第九卷還真的啪啪啪了。嗯跪求動畫化。不然本子也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