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評論

自我的地獄:《戀愛與謊言》

《戀愛與謊言》(《恋と嘘》)是部內容簡單的戀愛糾紛劇:男主角根島由佳吏愛上青梅竹馬的美咲,卻活在十六歲就會被政府安排相親的世界。被政府指派與女角莉莉奈結婚的根島,就在兩個女主角之間拉鋸,不知道該愛上誰;兩個女主角又為了男主角的前途、未來著想,一方面希望男主角遠離自己,另一方面又希望能繼續維繫和男主角的曖昧關係。

能總結這部作品的台詞,大概有幾句。[Ohys-Raws] Koi to Uso - 11 (BS11 1280x720 x264 AAC).mp4_001136.177其一:「村民唔係咁諗」——寓意是,某些政治人物一廂情願,認定民眾有某種不存在的想法。縱觀整部作品,其實男主角、女主角一直都一廂情願,認定某某未來或某某角色擁有某些想法,但事實上,沒有人驗證這些假設:青梅竹馬的美咲總是假設,如果莉莉奈和根島結婚,根島就會獲得幸福快樂的生活,可以追求自己關於古墳的夢想,也不會影響前途。另一邊廂的莉莉奈又總是在假設,根島最喜歡的是青梅竹馬的美咲,因為莉莉奈認為,美咲根島一對是「明明都是先來的……接吻也好,擁抱也好,還是喜歡上那傢伙也好。」(《白色相簿II》),覺得這樣的戀愛是很偉大的事,更不願意傷害好友美咲。[Airota][Koi to Uso][12 END][1280x720][x264_AAC][CHT].mp4_001009.432

雖然作品提出了許多假設,但卻沒有人嘗試證明過自己的假設。大家只會將假設當成事實,自作主張的推動他人與根島的戀愛。而到了最終話,大家仍在假設,只要其他角色按照自己一套來做,自己之外的其他人就會獲得幸福,至於自己可以成為犧牲品——也就是說,除了根島之外的所有角色,都是好人。大家都想將自己的戀愛犧牲,成就他人的幸福,並且偽善的欺騙自己並沒有愛上他人,說服自己「這就是幸福」。[Ohys-Raws] Koi to Uso - 04 (BS11 1280x720 x264 AAC).mp4_001850.241其二是,整部作品「很有阿仙奴的味道,不斷在禁區外圍猶豫地猜來猜去」:直至最終回之前,我完全不明白根島到底想什麼,源於根島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想要做什麼。所有女角的幻想之所以得以實現,源於根島十二話裡有十一話都在支支吾吾了事。所以我們就有了非常類似伏見司小說裡的情節:根島不斷和兩個女角預演戀愛,每幾話就在「練習」親吻,猶豫不知道該喜歡誰。

實習戀愛、模擬婚禮,其實沒有任何問題——《人渣的本願》開場也是寫花火將麥當是鳴海老師的替身。《戀愛與謊言》最後寫男主角其實無法取捨,這其實也沒有任何問題——重婚、後宮,在動漫作品裡也不是沒有慣例。我的問題是,男主角預演的幅度太長,思考的內容又不深入,又不見得有什麼行動,每話被氣氛帶著走。如是者,男主角老是「在外圍猜來猜去」,拒絕釐清或者解決自己身處的困境,甚至乎拒絕向兩個女生表態,拖沓了十一話:這比起《人渣的本願》裡各種實際只是老實不客氣也一點都不人渣,而且異常清醒的角色,其實還要人渣。[Ohys-Raws] Koi to Uso - 07 (BS11 1280x720 x264 AAC).mp4_000320.787其實,整部作品老是在「永續沉淪」:儘管角色等人都不敢違抗政府結緣,但實際上沒有人真正探討過,違反政府結緣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也沒有角色甘願立誓,為了戀愛,甘願忍受結緣婚所帶來的問題。就如上面所講,大家以自己的二手資料,假設違反結緣婚的程序麻煩,假設違反結緣婚會帶來麻煩,假設結婚了就一定會生子,假設戀愛的未來就必然是婚姻生子,甚至乎假設結緣婚沒有人為錯誤。但到頭來,這些其實都只是假設。沒有人真的嘗試過違反結緣婚,也沒有人去詢問勞動省能不能違反結緣,也沒有人說過,現時的戀愛就一定會變成婚姻——但大家都當是婚姻看待。[Ohys-Raws] Koi to Uso - 03 (BS11 1280x720 x264 AAC).mp4_001730.969就和這篇文章一樣不斷跳針,跳著跳著還是回到男主角曖昧不清的心態——要是男主角真心希望,兩個人其實都可以是對象,兩人也可以先戀愛,以後可能結婚也可能不會結婚,但根島從來沒問過美咲與莉莉奈能否容許一腳踏兩船,就直接上船。到了最終話,當莉莉奈認定有個讓根島能自由選擇的方法,他仍是消極的:根島就只想要繼續沉淪,繼續頹廢,繼續跟風,讓其他人為他安排未來,卻不願意提出解決方法,無謂、無聊而且無奈的繼續夢遊,直至被仁坂打醒自己之前,根島仍是在跳針的。在這夢遊者的世界裡,

別人的鞋子為什麼會合
自己的腳呢因為只要有一個人
沒有醒來大家就全部
活在他的夢裡

〈自我的地獄〉/夏宇

[Ohys-Raws] Koi to Uso - 03 (BS11 1280x720 x264 AAC).mp4_002040.073所有人都活在根島的夢裡——而《戀愛與謊言》裡的所有角色,甚至乎不知道什麼是夢而什麼是現實:愛與謊言全部都成為曖昧,混成一團。大家都只想繼續被折磨,繼續偽善的永續曖昧,什麼也不做的困在假設的地獄裡——美咲也想。莉莉奈也想。在這世界觀裡沒有人權的,與根島親吻的仁坂其實也想。諷刺的是,唯一一個真正走出假設的,就是根島:他在最終回決定要開後宮,但劇本最後卻走開放式結局,不明言美咲和莉莉奈的反應。

每個角色都想活在自我的地獄。而我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