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評論

略談《傷物語》以及其改編動畫三部曲

略略談談《傷物語》,與其說這是忍下心的故事,不如說這是曆的故事。傷是什麼?要說的話大概是曆那種幫助弱者的偽善。這是曆的主線,這一主線貫穿整部《物語系列》。西尾在故事中不斷把曆的正義與其他人比較:《偽上》與火憐談論強大是什麼、在《貓白》中借戰場原的口對比班長的正義和曆的正義的分別、《鬼》借臥煙前輩的口和黑暗去挑戰曆的正義、還有貝木在《戀》中對撫子的救贖、《終上》曆的無能,以至物語後期忍野扇以及其在《終下》的結局,《物語》其中一條主線就是如何面對虛偽的正義感、如何終結青春。
《傷物語》是開始,曆在《終上》事件後對人間強度與正義的喪失之後的故事。那是虛偽的正義的開始。曆因這正義而傷害到別人以及令自己受傷的故事。忍下心看得頗透徹,以下是《傷物語》的引文:

「汝不是因為對像是吾,所以才出手相救——只要有人很虛弱,不管是誰汝都會幫他。」—西尾維新《傷物語》

重點不是在於若是弱者就伸出援手,而是就算弱者是怪異也伸出援手,從中自利。當然這種自利不是百份百,潛意識的「真」正義感也必然會對這種正義感作出批判,然後那種「真」正義感也將會受到批判。這是《終物語•下》的故事,阿良良木青春的結局。《傷物語》從整系列去看的作用只是埋下命題,當然也有少許結果:那就是大家也會變得不幸。
「成為吸血鬼幸福嗎?」這一命題在之後的討論也有延伸,最少小忍每天有Mr. Donut是一種(日常虛幻又異常的(非「怪」異所為))幸福,也能夠與生死郎再遇,也有長生廝守的人。曆因吸血鬼的體質而經歷了不少,傷口未必只會帶來不幸,不過需要經曆就是了。與人物相遇、與事件相遇,有病才會痊癒。
傷物語另一亮點是羽川翼,只說一點:別把班長認知為database generate出來的好人班長,扭曲的自利、對正義的強迫症(?)、愛情的動機也是不能少看的東西。《貓物語•白》對這性格做了一個不錯的解構。羽川病得很深,在《傷物語》的時候。這問題另文談及吧,我想大概有機會會分析一下《貓物語》。
當然忍下心也是主角,不過重要劇情主要集中在《鬼物語》和《終物語•中》,情傷是他的心病。也是另文。
然後略略談談動畫化〈冷血篇〉,劇本沒有大問題,shaft+新房的正常水平。略略覺得玩味重了一點,如果沉重一點壓抑一點會更佳。卡通的鏡頭出現過密破壞了血腥的暴力感。エロ鏡頭後的沉重話語比起沉重更像虛無/喪失/分不真假。當然直接原因是西尾維新的語言的大量增值另語言和意義的扣連有點失效。新房與尾石的處理方法也有異曲同工的地方,符號的大量增值稅也有類似效果。無意義的分鏡的插入比起前兩部來得多一點,我頗喜歡這風格。3D背景與2D手的混合帶點超現實但又顯得背景的無意義。不過整體效果十分漂亮,不過我有一點疑問,就是日本國族的重覆的意義在那裡。
84分鐘做1/3本小說或是200餘分鐘做一本西尾維新的小說,大概是《物語系列》中字幕最少的一回,大概是因為劇場動畫不能暫定吧(暫定這一動作很後現代)。電影分為三部曲:〈鐵血篇〉關於曆與忍下心的相遇以及吸血鬼化、〈熱血篇〉是和三位吸血鬼獵人的決鬥和羽川翼和好以及喪失人的身分、〈冷血篇〉則是這個故事的結局。整部《傷物語》的攝影跟分鏡也很美,shaft風大概能和新海誠HD風、京都少女風三分天下。神前曉回來之後配樂來得比《物語三期》出色。對主旋律的混編能成功地烘托氣氛。混音和分鏡配合得宜(特別是直升機分鐘的臨場感和戲劇感)。尾曲佳,特別是〈熱血篇〉的編曲版。Jazz的曲風和壓抑哀傷的感覺很配合。《物語系列》是關於人的故事。傷物語的動畫化表現得頗出色。
(不過《物語系列》是西尾維新寫作的轉捩點,風格上跟以往以戲言為首的汞系列作品有大分野。嘛不過西尾其他作品我認識得相對皮毛一點。不過顯然戲言頭幾本更接受後清水院流水的推理風、物語更接近私小說的風格(?),我只敢說自己是個《物語》廚,當然西尾補完計劃進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