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分析 動漫評論

歡迎來到中二至上的《實力至上主義教室》

[Ohys-Raws] Youkoso Jitsuryoku Shijou Shugi no Kyoushitsu e - 07 (AT-X 1280x720 x264 AAC).mp4_002043.527簡單一句概括:不好看。

《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下稱《實力至上》)的基礎盤和同一季《狂賭之淵》很類似:在學校裡做並非學校做的事情,宮鬥,鬥到你死我活。當然,有人或者會覺得,《實力至上》有考試、修學旅行、又有官僚團體管理學生,主題還要寫人際關係,學生欺凌,團體生活,《實力至上》應該還算是校園生活和懸疑吧?如果只是因為作品有考試,有休學旅行,有教師制止事件,就說這是一部「校園」作品,這也未免太嫩了。這樣的校園作品容許賣分、用上年的試題出卷、容許學生協調解決(可能會觸犯)校規的問題。換個講法,這樣的「校園」作品其實不太像校園。你當然可以如解讀《扉之外》的框架,同樣看成是社會的縮影云云,但我讀不出這個意圖,下文就不以這種進路評論——以運動/遊戲系作品的進路,批評。

我認為,《實力至上》和《狂賭》,或者許多賭博、運動系作品,有類似的套路。作品同樣是寫遊戲與及遊戲內的詭計,藉此映射眾多玩家參與遊戲的理由;《實力至上》當然有遊戲與軌跡,但大致上脫離了理由,唯一寫過的理由就只有堀北一個人的理由(而堀北的執念是串聯整季的基礎)。除了堀北,《實力至上》的內容離不開遊戲套路、轉規則的漏洞等等老梗而有一定合理度,但談不上精彩的橋段。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 (DMG) -12[所謂的天才 指的是比瘋狂更上一層的人][720P][BIG5].mp4_002115.775儘管無人島一章還有A班的無聊宮鬥,D班的團體氣氛與資源分配問題,與及C班的間諜,整章遊戲的基礎即為猜領袖。詭計基礎是反間計和情報戰,旨在讓間諜帶走錯誤的情報。雖然基礎簡單,作品將這些計謀包裝得好似十惡不赦,彷彿眾人皆醉就只有你最醒:例如綾小路指出自己利用了堀北的病,外加綾小路自白如何不擇手段(但事實上卻沒什麼真正令人感到不擇手段的橋段)。無論你怎麼樣看待綾小路這個角色(或者你是否討厭這種死魚眼棒讀男),按照這個框架,其實《實力至上》是一部舊瓶新酒的作品。

同樣,供詞一幕其實是舊瓶新酒。舊瓶的橋段即為不打自招,在沒證據的情況下,用手段確認C班偽造口供,再用這點作為依據逼退對方,類似做法在某大台被唾棄的八點檔戲劇有大量例子。倘若真要說這段還有什麼「新酒」,那大概就會是佐倉的人際關係問題、無聊的C、D班法庭茶番、還有B班一之瀨暗中出手相助。[Ohys-Raws] Youkoso Jitsuryoku Shijou Shugi no Kyoushitsu e - 03 (AT-X 1280x720 x264 AAC).mp4_002121.558我不敏感作品的遊戲橋段,不厭惡舊瓶的計謀——縱使某些人或者不太喜歡,覺得敘述的地方太多,真正演出的場景太少,而且計謀的某些細節感覺不了了之,但我不太在意。我真正敏感的地方,源於那些「新酒」寫得不完滿。像是須藤與堀北之間的不和、平田作為D班領袖、佐倉在帶著的所謂「面具」、眾多角色參與學校這遊戲的理由(就算不用點數,學校的商店有一定的免費產品提供,所以眾多人爭取點數的理由是……?),或者是各種看似帥氣得很,實際中二到爆的對白。

第三話綾小路在買分數之際,忽然問老師這世界是否平等的——這問題並不容易回答,源於「平等」過於抽象,可以有各種詮釋,是個大得無法簡單回答的問題。然而作品不下幾句,就直接跳轉到結論:世界不平等。但什麼是世界?不平等的又是指什麼?什麼類型的不平等?如此快就完結了這個話題,無疑是很急進的處理。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 (DMG) -05[他人 就是地獄][720P][BIG5].mp4_001708.674佐倉被批評帶著「面具」的面具論,亦是頗為常見於動漫批評、作品的論調;我已經在《小林家》寫過了一次,指出這種帶有從屬意義的「面具論」、「真假身份論」,其實無助於解構人的表象人格(語言學術語, 英文:Persona)。事實上,人不可能永遠維持某種單聲調的人格;以同樣的態度、同樣的表象人格,對不同的人物說話,無法生存。「表象人格」、或者說生活的語言、語調的變換,偽裝,也不是那麼罕見的事情——諸如這篇文章的語調,塑造的權威性,也是一種表象人格。但再說就跑題了。

帶出 Persona 這個老舊的主題,源於我想要指出,《實力主義》以這些儼然如「成年人」世界一樣的權威,帶出這些無聊的問題。但這些問題不僅一點也不成熟,內容的推論、進路,也與作品故意妝扮出的老成不相稱。許多作品提出的主題其實是與主角的年齡相稱的青少年苦惱——佐倉懼怕人際關係、櫛田厭惡過於坦白的堀北、D班的成員沒有團體意識、堀北意欲證明自己的好勝心。我的問題是,這些主題少有以青少年苦惱應有的青澀、青春的吶喊道出。這些主題也被配上了太多與作品不相稱的文學、哲學書引用。而眾多角色老是以一張張莫名其妙地繃緊的臉容,說著與這些苦惱不相稱的台詞,彷彿理解世界真理的宣示自己,而那總是顯得不自然,造作。[Ohys-Raws] Youkoso Jitsuryoku Shijou Shugi no Kyoushitsu e - 07 (AT-X 1280x720 x264 AAC).mp4_002119.078結果,我看得愉快的,反而是網上喧嘩最盛,被責罵得最多的第七話。對於原著眾,岸誠二將井澤的劇情移花接木到親女兒佐倉,當然是罪無可恕;但我既非原著眾——而我所看見的第七話,倒是充滿著幽默感。在七話,一群蠢材為了一個雞毛蒜皮的告示牌爭吵,而另一群蠢材則以一種近乎是執行間諜片任務一樣的偏執,去偷拍女生——這種演出,更像是《笨蛋測驗召喚獸》才會有的橋段。除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們還有長久以來總是顯得高大上,甚至在播放初期被人稱之為「冰山美人」的堀北,被綾小路利用,做了最不冰山美人,最接近青春作品裡會做的事:在十米的跳水高台上大喊,宣示主權:「你們都走著瞧,看我D班的厲害。」

對啊,我就走著瞧了,只是瞧了一整部作品,還未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