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分析

塑造女主角需要櫻花落下的坡道嗎?

深夜二時,現在讀這篇文章的你,有沒有那種自己是彼方的人的感覺?覺得自己在黑暗的房間裡,但心中總是存在美好的世界,曾經相信自己有很多伙伴,但在某個時候發現同行者已經不存在了。面對這段被封存的黑歷史,想必是極度痛苦的事對吧?但我相信背後一定存在一個曾經令你心動不已的時刻,所以才會令你奮不顧身地向前衝……抱歉,我不應該說那些沉重的話題的,不如談談那些脫離日常的愛情話題吧。在櫻花飄落的坡道上看見令人心動的一幕:眼前是佇立在頂點的純白連衣裙少女以及一頂在空中飄舞的具雷帽……對你而言這是絕無僅有的事件,那麼你會:

  1. 毫不猶疑地幫忙找那頂帽子,找機會向少女搭話
  2. 想鼓起勇氣向少女搭話卻苦無充份的理由
  3. 認為必定會有其他異性幫忙,所以轉身離去,然後向同班同學用開玩笑的口吻訴說這件事

我相信因為標題而看到這裡的你,或多或少會想像到每一個選項的結局:肯定是充滿辛酸的。但類似這種連愛情的經歷也談不上的展開與畫面,對某些人而言卻是何等悲壯—

是的,我不小心又戀愛了。

我無法停止喜歡上別人。

哪怕會傷到自己,哪怕會傷到對方。

哪怕兩人的感情無法如願……

即使心動亦無法放任自己,因為無法為傷害對方一事尋找正當的理由;情感的壓抑與膨漲的欲望開始失控,但剖白的話只會被別人嘲笑;所以只需要偏執地信奉著某種價值就好了、然後無法被承認的個人欲望都能夠以相應的理由解釋:

例如向對方宣稱:希望把她塑造為自己製作的遊戲中令人心動的女主角?

本來在最初所企劃遊戲的目的,就是將女主角的魅力全面突出…將加藤變成一個讓人覺得心動不已的女主角啊!……比起前作更注重角色萌,但是在那平常的故事當中也能獲得感動…能讓加藤的、真正的魅力、抓住玩家們的心!……正因為沒有一個主線故事,女主角們才能自由地將感情表現出來。然後玩家就會代入到自己身上,通過發揮自己的想像力來獲得感動。

然後,只有櫻花落下的坡道是不足夠的,自己的心動情感背後肯定需要那種具有深度而且不容否定的理由:讓女主角經歷苦難,然後令女主角得到救贖——那樣的話,即使拯救她的人並不是自己也好,即使自己受傷也好,只需要一個「愛上了她」的最終理由就足夠了。

但是,我們比想像的自己還要不中用。一直在海洋中找尋,明明已經的孤島上遇上了曾經的女主角,明明與她許下了永遠的諾言—無視自己與對方的身份與過去、期待不需要任何理由的無隔閡關係,能透過相處而互相理解的純粹關係。為何會因為看見了一點雜質而放棄了呢?

這種事,避人耳目偷偷摸摸地幹不就好了?為什麼非得獲得大家的認可?為什麼非得讓老師和同學們知道我的興趣愛好啊?把這種事隱瞞起來又有什麼關係啊?只要我們兩個人知道不就好了嗎?和同學們低調共處,躲在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世界裡偷偷地享受不就好了嗎?……

幸福的記憶就這樣被自己封印在那片美麗與虛假的雲層之上。自己品味著在天空出現的無瑕的愛情故事,因為虛構的女主角的遭遇時而歡笑,時而哭泣,時而感動。然後在這片本應無一物的天空中,遇上了某個掌握著天空的重大秘密的神秘少女。很不容易遇上了理解自己的人,明明只需要袒露自己的內心,就能與她看見相同的風景了。但是只要想到那些牽動情緒的愛情故事的舞台,有無情地被對方破壞的可能的話,就無法行動了……

無法傳遞的溫柔……這對她而言又何嘗不是把痛苦留在心中呢?

不經不覺間,發生在自己的展開的契機已經所剩無幾。

不經不覺間,自己無法再次在任何人面前認真地訴說那片天空,只能夠用表面看似沒有所謂的態度,對故事的情節吐糟。

尋找少女的舞台還有意義嗎?

即使可能傷害對方也要開始的展開只會徒添悲傷對吧?

如果你看到這裡的話,我想說:

請相信尋找理由是有意義的。因為再沒有任何的東西可以失去了,不然就不會這樣拚死地尋找對吧。即使這樣會再次受傷也好,但那些曾經相信的愛情故事現在都變成空轉的妄想與自虐的重覆而已。從無盡的虛構之中解放自己吧。當真的因為無法否定自己的情感而感到痛苦的時候,那時候的你,一定是個比那個櫻花坡道的少女更令人心動的女主角吧。我們在那個時候再會。

P.S.

請別忘記,你眼前的櫻花坡道的少女也是這樣的,只不過看不見你所相信的天空而已。